本文为刘墉所著

劝说朋友,话不必说尽,只要心领神会,便当止住,否则就是哕唆;亲朋小聚,饮不必求醉,只要快意,便当止住,否则就是酗酒;做文章, 句子不要太显,诡文而谲谏,寓言以讽喻,点景以生情,意味更见深长。

~

绘画,笔墨不必过周,以拙为巧,以空为灵,含不尽之意于画外,境界更见幽远。

~

话到七分,酒至微醺,笔墨疏宕,言辞婉约,古朴残破,含蓄蕴藉,就是不完而美的最高境界。